文学作品阅读

激情燃烧的岁月_

石钟山
战争军事
总共10章(已完结收藏

激情燃烧的岁月 精彩片段:

1950年8月,父亲骑着一匹高头大马,满怀亲情地走进了沈阳城,身后是警卫员小伍子,以及源源不断的队伍。此时,父亲走在沈阳城著名的中街上,他的眼前是数百人组成的欢迎解放军进城的秧歌队,背景音乐是数人用数只嗦呐吹奏出的《解放区的天>曲调欢快而又明亮,扭秧歌的人们,个个喜气洋佯。

父亲本想打马扬鞭在欢迎的人群中穿过,当他举起马花正准备策马疾驰时,他的目光在偶然中落在了琴的脸上。那一年,琴凤华正茂,刚满二十岁,一条鲜红的绸中被她舞弄得上下们飞,一条又粗又长的大辫子,在她的身后欢蹦乱跳。青春的红晕拴懦了她的眼角眉梢,她正在和姐妹们真心实意、欢天喜地地迎接解放军的又一次进城。三年前,辽沈战役之后,国民党溃退了,那时的解放军就进城了,很快又南下了。这次解放军又回来了,和已往不同,他们要在这里长久地住下去,守卫着新中国的北大门。于是,沈阳城里的百姓,真心实意地走出家门,来欢迎亲人解放军。

琴怎么也下会想到,这一天对她来说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可她一点预感也没有,她在欢迎的人群里,用青春年少的身体尽情地扭摆着欢乐的激情。

父亲望见琴的那一刻,他强健的心脏暂时停止了跳动,扬起马鞭的右手但在半空,他张大嘴已定格在那里。此时,用目瞪口呆形容父亲一点也不过分。年轻貌美的琴出现在父亲的目光中,父亲不能不目瞪口呆,那一年,父亲已经三十有六了,三十六岁的父亲以前一直忙于打仗,他甚至都没有和年轻漂亮的女人说过话。这么多年,是生生死死的战争伴随着他。好半晌,父亲才醒悟过来,他顿时感到口于舌燥,一时间,神情恍惚,举着马鞭不知道落下还是就那么举着。琴这时也看见了父亲,她甚至冲父亲嫣然地笑了一下,展露了一次自己的唇红齿白。父亲完了,他的眼前闪过一条亮闪,耳畔响起一片雷呜。在以后的日子里,他无论如何也忘下下琴了,他被爱情击中了。

父亲参军前的老家一直在东北的大兴安岭脚下。爷爷奶奶在早年闯关东时便把家扎在了大兴安岭脚下的一个窝棚里。父亲是在冰天雪地里出生的,他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的第一眼就是冰天厚雪、深山者林。于是胡天胡地的关东便成了父亲一生中难以割舍的情结,走遍夭涯海角他也无法忘记关东的冰天雪地。经历了十几年的风风雨雨打打杀杀之后,父亲又回到了关东,走进沈阳城,骑在马上的父亲流下了两行激动的泪水。琴的身影在父亲的泪眼里挥之不去,父亲挥手抽了一下马屁股,在心里咬牙切齿地说:老子这辈子要定你了!

父亲三十有六身边仍没个女人,这在战争岁月中纯瞩正常,父亲十三岁那一年参加了抗联的队伍,十三岁的父亲,其实已经走投无路了,父亲的父母下远万里闯夫东来到东北大兴安岭脚下的靠山屯,从生活上并没有得到实际意义上的改变。靠山屯大都是猎户,靠打猎为生,父亲的父母一来到靠山屯就想学会打猎这种谋生手段,可惜的是,一直到他们冻死在古老的林子里,也没能完全学会在胡天胡地里生存下去的手段。父亲的父母在一个大雪漫天的清晨走进了深山老林,结果他们迷路了,林深雪厚,他们无法找到回家的路了。三天之后,靠山屯的人们才发现了他们的尸体,他们的尸体已经如石头般坚硬了,那一年,父亲八岁,八岁的父亲生活在靠山屯举目无亲,是靠山屯的人们养大了父亲,父亲是吃百家饭长大的。父亲从八岁到十三岁这段时间垦,他吃遍了靠山屯所有猎户家的食物,在凄风苦雨中父亲慢慢长大了。十三岁那一年,父亲参加了抗联。抗联的队伍里有这样一批娃娃兵,他们连枪都拖不动,手里只是拄了根棍子,那是他们行军时的帮手。

那一年,在冬季又一次来临,日本人尚没封山之前,抗联总部作出决定,为了保存抗联的后辈力量,决定将这批娃娃兵送到延安去学习。:父亲永远也无法忘记陕北的日子,那里的天空是那么的蓝,生活是那么的火热,父亲在陕北第一次听见那首著名的歌曲——《解放区的天》,父亲和那批娃娃兵一起进入了陕北的少年干训队。陕北的红军在陕北闹了两年大生产之后,终于走出了陕北,一部分被改编成了八路军,另一部分直抵东北,插入到了敌后,走进了抗日的最前沿。

父亲那一年已年满十八岁了,他在一纵当一名排长。当他又一次踏上东北的土地之后,心里多了许多说不清的滋味,他又想起了在抗联时的岁月,还有在靠山屯吃百家饭时的日子。现在的抗联,仍艰苦卓绝地和日本人在老林子里周旋着,他们拖住了一部分日本人的力量,支援着八路军、新四军的抗日。

又是几年之后,日本人终于投降了。父亲本以为下会打仗了,他从再一次回到东北后,一直无法忘记靠山屯的父老乡亲,那里是生他养他的地方,他日夜都在思念着靠山屯,可他却一直也没有机会回去过。日本人投降了,不打仗了,这时父亲已是一纵的一名连长了。他不仅学会了打仗,而且枪法也练得百发百中了,他回到靠山屯完全可以靠打猎为生了。他要当一个好猎人,为不能自食其力的父母挽回面子,同时也报答靠山屯父老乡亲的养育之恩。父亲的理想没有得到实现,日本人投降不久,国民党为了争夺胜利果实再一次掀起了内战,他们在东北投入了大量兵力,和东北纵队展开了新的一轮较量。中国伟人毛泽东远见卓识,早就派出了传奇将领林彪深入到东北指挥作战,争争夺夺拼拼杀杀之后,解放军滚雪球似地壮大了起来,在中国伟人们的调度下,在东北打响了著名的辽沈战役。那一年,父亲已经是一名很年轻的营长了,年轻的父亲明白了一子真理,要想安心踏实地回到靠山屯过猎人的日子,首先要把眼前的国民党部队彻底消灭,否则猎人将无宁日,于是,父亲热情高涨地投入进辽沈战役,在这样你死我活的敌我较量中,父亲无论如何想不到女人,他也没有工夫去想。虽然父亲那时年轻气盛,血气方刚,但他早已把过剩的精力转化到了战争中,老年的父亲曾这样形容战争:战争其实打的是精血。老年的父亲对战争的形容精辟而又深刻。

辽沈战役以解放军大获全胜而告终,国民党队伍节节退败,固守北平和天津,企图扼守住通往中原的这条要道。这是有着许多精血的解放军们不能答应的,他们雄赳赳地走过山海关又打响了平津战役。这之后,父亲随着百万大军一直南下,追着国民党的队伍一直往南,国民党的队伍没有喘息的时间,追赶的父亲也没有喘息的机会。在这种追着赶着中,一年年过去了,父亲的年龄也一年大似一年了。年轻力壮的父亲,无数次地想过女人,但却一直和女人无缘。父亲的队伍一直把国民党追到了海南岛,最后又把国民党追往台湾才暂时罢休,这时共和国已经一岁了,全国形势一片大好,除边远地区仍有国民党在负隅顽抗,但已属秋后的蚂炸没有几天硼达了。于是,父亲的部队又挥师北上,进驻东北沈阳城,建立更加巩固的大后方。

父亲在进驻沈阳的路上,他一眼就看见了琴,琴的身影仿佛是一粒炙热的火星儿溅在父亲堆满干柴的心间,父亲心中的大火便不可遏止地熊熊燃烧起来。

那一夜,父亲无法人睡,他睁眼闭眼都是琴的身影,这就注定了父亲和琴之间将会发生的故事。

沈阳军区的前身叫东北军区,父亲那时在东北军区沈阳城内当师长。大军入城不久,马上掀起了搞对象的热潮。这些出主入死的泥腿子们,在战火纷飞的年月里苦煎苦熬着岁月,他们的年龄都大了。错过青春年少的不仅只父亲一人,而是一批人,东北军区的领导考虑到这一实际问题,采取了紧急而又相应的措施,于是一个表面上看纯属正常,其实充满了阴谋和陷讲的联欢活动诞生了。

大军刚刚入城,全国上下前所未有的国泰民安,组织一些军民联欢的庆祝活动是得民心得军意的。联欢活动在原国民党驻沈阳总部的一间大会议室里举行。这间会议室足能装下一百对男女在这里谋面,谈情说爱。参加联欢的人是有条件的,那就是团职以上的军官;女人的条件则既单一又苛刻,那就是必须年轻漂亮,胜利了,解放了,泥腿子们有千条万条的理由把自己的婚姻放在了头等重要的地位。

作品简介:

父亲与战争相依存,战火与炮灰造就了父亲的力量、爱情和生命。

或许,我的故事不该从父亲进城开始,这无异于给父亲抹黑。因为我的故事里,我的父亲、母亲的丈夫,是一台古怪的、过时的机器。人性的温暖与光辉在父亲那里是从来不曾存在,还是被无情吸走?这种冷酷无情的隔膜侵淫着我和我的母亲、我的兄弟姐妹。

我的故事肯定有些残忍,但我是诚实而诚恳的,我想拯救那些失落的人性、失落的亲情。

作者:石钟山

标签:激情战争战斗

激情燃烧的岁月》最热门章节:
12345678910
更多『战争军事』类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