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作品阅读有话要说:点击屏幕中间,控制栏可以直接切换白天和夜间模式!

第二部 搜神篇

第三章 众里寻他

夜阑人静,小情不知为何,竟会在阿铁兄弟及徐妈熟睡后,悄悄溜出屋外。

天地一片混饨苍茫,她一双清澈的眸子定定注视其中一堆黑沉沉的树叶,这然道:“你可在?”她竟然对一堆树叶说话,她可是傻的?

树叶内亦居然有人回答:

“想不到,仅仅半个月,你在西湖已艳名四播。”

小情道:

“一切色相尽属虚幻只是世人过于沉迷了。”

树叶中人道:

“已经是第十六天了,你,情况如何?”

小情道:

“很好,他们一家都待我很好,尤其是那个徐妈及阿铁,也分别把我视为女儿及妹子般看待。”她说来竟有点儿感触,是为徐妈与阿铁而感触,她似乎对他俩渐有好感。

“那,你可分辨出谁是——步惊云?”树叶中人问。

“步惊云?难道小情正是那个……”

小情若有所思,答:

“我想,我已经知道谁是他了,不过还不敢肯定……”

“而且,他很冷!”

“冷?”她说的可是……?

树叶中人道:

“别忘记,他曾有一个外号,唤作‘不哭死神’,既然不哭,何以不冷?”

“但……”小情又道:

“他,冷得令我难以与他说话。”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叶中人冷笑。

“嗯。”小情微应。

“瞧你眼神,你似乎有点动摇?”树叶中人又问。

她为何动摇?她真的是妖?凡与她在一起的人都会被损阳元?所以她动摇?

小情只是无奈的道:

“他们……是一家很善良的人,对我……也实在是太好了。”这句话真的是衷心话。

“这个我不想听!只是此事不宜过于张扬,你明白没有?”树叶中人道。

“我明白的。”小情轻轻点头。

“好!不过你还要小心计算日子,好处为之吧!”

树叶中人说罢,树叶内嘎地传出“疯”的一声,显然那人已经远会。

小情还是呆呆的站着,口中在不断呢喃,似乎,她真的在算着余下的日子。

日子又过去了。

对于普通人,也许并不觉对日流逝,然而对于小情而言,却是异常重要。

她每天皆在细数着日子,等待着“那一天”的来临。

今天已经是小情留下来的第十九天,对她来说,也是很特别的一天。

因为阿铁终于带她一起去采药,这还是她首次陪他俩一起外出。

目的?

阿黑这个极度的冷,除了偶尔和阿铁及娘亲说一两句话外,平素简直比哑子更像哑子,阿铁与他一起五年,固然十分清楚他的性格,他带小情一起去采药,其实是希望小情能有多些与阿黑相处的机会,实在是他身为大哥的一片苦心。

三人上孤山,踏苏堤,一路上,小情眉梢眼角出奇地孕含微笑;阿铁心想,最大的可能,她是为了能与阿黑了起才会如此吧?

可惜,阿黑似乎并不开心,他而遥摇的跟在二人身后,俨如他们的影子。

虽然阿黑的态度令小情有点尴尬,不过既然大家已一道起行,惟有就这样两前一后,一直的向前行。

过了苏堤,但见流水淙淙之处,架着一条石桥。

小情忽然发奇起来,但还是羞羞地低下头问:

“不知道……那条桥……唤作什么名字?”

她是在问身后的阿黑,抑是身衅的阿铁?无论如何,阿黑因距她太远而装作没有听见,亦根本便不预备要答,他没发一言。

阿铁见情势不妙,惟有抢着先行回答:

“那桥唤作‘断桥’,从前,则唤作‘段家桥’。”

小情闻言更奇,道:

“断桥?这名字听来十分不祥,像是……一个玉石俱焚的故事……”

“它确是一个玉石俱焚的故事。”

“哦?”小情睁着一双清澈招水的大眼睛。

“小情,你可听说过白素贞那个传说?”阿铁老早已把她唤作小情了。

她点了点头:

“嗯,她是一个很值得尊敬的女子。”

“这条桥,正是传说当年她产子之地,跟着,她例被那许仙出卖,以盂钵收去……”

阿铁说着,脸容竟尔泛起一阵唏嘘。

难怪此桥是个玉石俱焚的故事原来曾有一个女子在此写下她撤底心死的故事。

小精瞧着阿铁,目光中居然露出一丝试探之色,问:“阿铁大哥你似乎很同情白素贞。”

“嗯。”阿铁微应声。

“那,若有天有一个像白素贞那样的女子愿一生一世跟随你。你会怎办?”

“若我是那个许仙,能够遇上一个像白素贞这样为自己死心塌地的女子,必会穷尽一生心力去呵护她,保护她,绝对不会像许仙那样出卖她!”

小情闻言轻轻一笑,她虽然时常注意阿黑而此际眼神对阿铁亦不禁暗泛一片欣赏之色,叹道:“可惜,白素贞并不幸福,她没有遇上你。阿铁大哥,将来嫁给你的女孩,一定是天下间最幸福的女孩子。”

阿铁间语温然一笑,道:

“是吗?不过我倒认为,有一个人更能令女该幸福。”

“谁?谁会比阿铁大哥心地更好?”

“阿黑!”

“他?”小情也不禁斜瞥身后远远的阿黑,此刻阿黑双目正直视着前方,本应可看见他俩,然而竟视若无睹。

“不错。”阿铁答:

“阿黑是一个很一心一意的人,他干每一事都很专心;特别是对人,很专心。”

他语中有话,好像在极力推荐。

“譬如呢?”小情问。

“他与我及娘亲在五年前遇上,一直部把我俩视作至亲的人。”

“不过他很冷,也很孤单,就像如今,他为何不与我们一起上路呢?”

阿铁连忙为阿黑辩护:

“小情,你错了。他虽有点怪,但其实并不如他外表般冷……”

小情见他慌忙为阿黑解释,憨态可掬,不禁轻笑道:“看来,你俩真的是好兄弟,你时常维护他。”

甫提“兄弟”二字,阿铁不期然道:

“我和阿黑,十四岁时便遇上了。那一年,我抢了大户人家的狗饭,给那群恶大噬至遍体伤;怎料就在当晚,那群恶犬也给人撕杀,我知道,是阿黑替我报的仇……”

“哦?你怎肯定是他?”

“只因后来我在他背上发现许多狗的牙印和爪痕,我知道那是他把那些狗撕杀所致的。他,比我伤得更重,且更在他的背上,留下了永难磨灭的伤痕……”

阿说来仍不免伤感。

人与一群禽兽肉搏,纵能惨胜,自身亦必难逃重伤,甚至一死厄运。这点,阿黑在去之前,不会不知道的。

可是他还是冷冷地不发一言,也不告诉阿铁,去了。

只为了阿铁身上给撕下来的数片肉,和那钵得不偿失、比人肉还要贵的狗饭……

“自此以后,我曾在心中暗暗发誓,今生今世,我都要视阿黑为自己亲弟,无论什么事,都必定力帮他达成,我要对得他背上的伤痕!”

好慷慨的兄弟豪情!小情听罢,面上竟崭现一丝惭愧之色,她为何会有愧色?

是否,她的一切,都是一个骗局?她愧自己竟欺骗了这样要好的一双兄弟?还有欺骗了徐妈视她如亲女儿的情?

想到徐妈夜来为她盖被,想到阿铁采药的工作虽忙得要命,还会为她采来香花,她想,自己这一生也从来没有人对自己那么好。

如果仅为得到那人的真情而欺骗了这双诚恳的母子,也还情有可原吧?只是……

小情想到这里,忽然不再作声,霎时间一片缄默。

阿铁也发觉她的不妥,关心地问:

“小情,你脸色很差,没事吧?”

小情方才惊觉自己的失态,为了掩饰,又复装出笑容,信口找了个话题,问:“是了。阿铁大哥,当年你为何会抢狗饭的?”

一开口又是错,她立时知道自己问传了,她已瞧见阿铁蓦然脸色微变,并没回答。

不过瞧他的表情,不需他答,她也大概猜得他为何会去抢狗饭了。

两个飘泊无家的少年,最大的烦恼还是没有吃的吧?

都是为了阿黑。

小情的目光渐渐变得柔和,道:

“阿铁大哥,阿黑今生能遇上你这个大哥,其实……”

“是他最大的福气。”

“是吗?”阿铁突然打破沉默,道:

“依我看,这仍未算是他最大的福气。”

“哦?”她好像犹不明白。

阿铁定睛看着她,道:

“我觉得,阿黑最大的福气。也许是遇上了你。”

小情不知为何脸上一红,道:

“阿铁大哥,你在说笑……”

阿铁索性坦白一点,不再转弯抹角:

“你就当我说笑好了,但我知道,你一直都在偷看他。”

小情低下头没再作声。

“小情,阿黑并不如所想般冷,只要你能打动他的心,他一定会待你很好的。”

小情仍是没有作声,似有隐衷。

隐衷?她不是经常偷看阿黑?难道她对他并无好感?

然而眼见这个一片苦心的阿铁在为弟设想之余,为了不忍令这个尽责的兄长难受,也为了她自己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他斗然又强装出一丝笑容,点头道:“阿铁大哥,你……猜得一点不,我……确是在偷看阿黑。”

得闻小情亲口承认,阿铁立时异常诚恳地道:

“小情,既然你真的喜欢阿黑,我身为他大哥,一定会尽力帮你!”

帮?这种事也呆以帮?

小情感到一阵失笑,惟看着阿铁那一脸为弟设想的真诚,她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

或许,她根本例不需要他的帮忙,因为……

转瞬又过数天。

这数天内,无论小情需否阿铁的帮忙,他还是义无反顾地把她与阿黑拉在一起。

阿铁既认定她喜欢阿黑,遂更认定阿黑若能喜欢小情,她将会是能令阿黑没有那样感到寂寞的人。

为要对得起阿黑背上的伤痕,阿铁在此事上简直忘我地不遗余力,“鞠躬尽瘁”。

譬如晚饭的时候,他总会让小情坐于阿黑身畔;饭后又佯装肚痛,要阿黑到厨中代替他,帮小情一起清洗碗碟。

更有一天,他还装作生病,自己硬要留在家中,推阿黑与小情一起上山采药。

可惜,他这番苦心最后还是白费了。那一日,阿黑与小情走在一道,且还依然故我,与她保持一段两丈远的距离,甚至比与阿铁一起时更远。

他看来绝对不会接受她,仅是她的一厢情愿,不!应该说,是阿铁的一厢情愿,小情未必是情愿的。

这一日当小情与阿黑采药后回家之时,不知何故,甫进屋门她便感不支,看来也和阿铁一样病了。

极有可能,是她不想再如此下去。但她既然不想何以在之前那些日子偷看阿黑?

阿铁乍见她那张因发热而变得赤红的脸,急忙把她扶往床上,徐妈则去取水给她额;阿黑,却远远站在房门边缘,没有作声。

阿铁心焦地问:

“小情,你……没什么吧?”

小情摇了摇头,反问:

“阿铁大哥,你……今天不是也在生病的?怎么……突然如此精神焕发?”

阿铁尴尬一笑,道:

“我……老早病愈了。”

“是吗?”小情一瞄门边的阿黑,低声道:

“阿铁大哥,你……是为要让我有机会与阿黑在一起才装病的吧?”

阿铁役答,小情又“唉”的一声,续道:

“若我今天不是也病了,我想,明天你也会继续装病……”

阿铁依旧守口如瓶,等如默认。

小情苦苦一笑,阿铁的心,她是明白的。其实,她自己何尝不是在假装?只是她装病的会俩比阿铁高明得多了。至少,可以随意控制自己体内的真气形成一股热力,如真的发热一样,这是她的秘密。

此时徐妈已取水回来,她慌忙把布沾湿,替她上,还一边问:“小情,你好点没有?”

小情点了点头,徐妈又道:

“唉,真可怜,女孩子看业真的不宜吹风风后再不要支采药了。”

小情默然不语,仅一瞥阿铁,又看了看摇不可亲的阿黑,她终于达到目的。

然而为要让黎妈宽心,她只好倦装渐渐睡过去。

后来为知怎的,她真的困着了。

睁开眼睛的时候,已是破晓时分,可是她并非被晨曦所弄醒,而是给一声清凉的汗布弄醒的。

原来是阿铁,他仍过在她身畔,没离半分,没醒半刻,一直为她额。

小情受宠若惊,慌忙坐了起来,问:

“阿铁……大哥,你……怎么还没睡?”

阿铁道:

“娘亲说,以清水额会令你舒服一点,但她年事已高,我便着她去睡,让我来替你额好了。”

小情听罢心神一震。这忠直的汉子撤夜未眠,仅为了照顾装病的她;眼见他那黝黑的眼肚,憔悴的容颜,的不由得鼻子一酸。

“阿铁大哥,你待我……真好。”

“你是我未来的弟妇,我怎能待你不好?即使你不是,我也不能见死不理。”

不错!这才是热血诚的一颗汉子心!小情心中暗暗感动。

在地过去的国度,过去的世界中,所见的人全都不苟言笑,从来都没有人把她祝作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看待,只有阿铁、徐妈……

为了不想阿铁再苦撑下去,她顿把体内真收敛,热度聚然喊退,她道:“阿铁……大哥,我……已经病愈了……”

“怎会这样快?”

“你不信便看看吧。”她说罢牵着阿铁的手往自己额上摸去,阿铁登时喜上眉梢:“嗯,似乎是真的退热了。”他的手虽坚硬如铁,但很温暖。

“阿铁大哥,你还是赶快一会吧,否则一会又要上山采药了……”

“那……好吧!你自己可要好好休息。”说着为她盖好被子,推门而出。

小情疑眸注视着他高大的背影,伤佛看得痴了;一颗心,也在悄悄的想:阿铁大哥,你为何待我如此好阿?

你可知道,你待我愈好,我便愈惭愧,愈不知该怎么办?

阿铁踏出小情房外时,赫见门外不远之处正站着一个人,一个他意料不到会站在门外的人。

是他,阿黑!

阿铁一时间也不明白黑阿黑为何会这样早便间于小情房门外.可能他刚起来、经过门外罢了?他断不会像阿铁般撤夜不眠吧?

阿黑甫见阿铁,亦没张口说话,只是想身步自己房内,谁料甫转身,阿铁便叹息着对他道:“阿黑,别要再……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了。”

承黑闻言止步,等他说下去。

“我知道,你早已感到小情时常在偷偷看你。”

阿黑不语。

“她,似乎很喜欢你。”

阿黑仍是不语阿铁终于忍不住坦白道:

“阿黑,小情是一个好女孩子,她会是一个很好的妻子,别对她那样冷。”

但闻此话阿黑方才破例一次,徐徐张口答道:

“她,很怪。”

阿铁为之失笑,他这个村内公认的怪弟弟,居然说一个美丽的女孩怪?

“她来了后……”阿黑补充:

“我们好像被监视。”

监视?阿铁心想:阿黑的理由真是“曲折离奇”,他笑道:“阿黑,别大多疑则情只是一个喜欢你的女孩而已。”

“是吗?”阿黑淡淡的道,他只有和阿铁、徐妈才会说上几句话:“可惜,除了那本狗饭,和娘亲的眼睛……”

“再没有任何事物值得我喜欢。”阿黑说罢话后也不再多说下去,径自步回自己房内,事实上,今天他已破例说了太多的话。

狗饭?眼睛?阿铁听毕不禁在当场!

阿黑,在你令人匪夷所思的心中,原来一直藏着的,仅是当年我为你抢回来的狗饭,和娘亲为供养我俩而弄至半瞎的眼睛?

阿黑,我的好兄弟,既然如此,大哥更不忍心让你一生仅得这些思意。

我一定要为你打一个能令你更幸福的人,绝不让你一生孤独寂寞的度过。

人相信,你的心虽有一堵冷冷的墙,但一定还有方法可以打动你的……

一定!

雨天后的黄昏,小情早已病愈还在夺中忙着做菜,阿铁回到家里,第一件事便是走进中,兴高采烈地对小情道:“小情,我终于想出一个令阿黑对你改观的方法。”

小情本在忙得透不过气,但见阿铁脸上看来蛮有信心似的,也不由得讶然问:“阿铁大哥,你……有方法?”

阿铁神秘地一笑,道:

“不错,但如今不宜先说出来,三天之后,你自然会知道的。”

三天?乍闻“三天”二字,小情登时脸色发青。

“小情,你怎么了?你脸色看起来很差。”

小情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

“不,没……没什么。阿铁大哥,这里闷热得很,你还是先出去坐一会吧。”一面说一面已把他推也外,阿铁只感到奇怪。

甫把阿铁推出,小情方才幽幽的望出窗外,心头一阵忐忑,自言自语道:“三天?三天以后岂不是那一天来临的时候?难道……真是这样巧合?”

就在此时,一条黑影霍的在窗外飘过,但听一个神秘声音低声道:“世事往往就是这样巧合,只是,你何以如此忐忑?”

“是你?”小情随即走近窗边。

“你看来开始注意这个阿铁,不过切莫忘记,你真正的目标是——步惊云!”

“他或许才是真正的步惊云”小情道。

“但我知道,你是因为他所做的事而注了,并不是因他或许是步惊云!”

如果注意或喜欢一个人,他是不是步惊云又有何分别?为何一定要步惊云?

“阿铁为了阿黑不遗余力。这种汉子根本便值得任何人注意、尊敬,即使他并非步惊云。”小情迷惘的道。

“你注意谁,你尊敬谁,这些我都不欲管。可是无论如何,你别要误了三天后那件事便好了。”

小情一楞,黑影续道:

“希望三天之后的事,能够顺利完成,你知道没有?”

小情了半响良久良久,终于无奈地点头,看来有点不愿。

到底三天之后,交替发生什么令她无奈的事?

三夭犹未至,不过这三天之中已发生了一件奇事。

这件奇事,就是向来规行矩步的阿铁,忽然喜欢在夜间外出了。

徐妈不由得奇的问他:

“阿铁,怎么如此夜还外出?明天一早又要上山采药了。”

阿铁的答复,是这样的:

“娘亲,我感到有点纳闷,想出外逛逛。”

于是徐妈也拿他设法,这样魁梧的一个儿子,难道她以把他锁着不成?

可是,阿铁如此一逛,总是逛至几近天明方才回来,也差点是时候上山药了。

徐妈实在不明白儿子为何会一反常态,惟亦不敢再说什么。阿黑向来皆默然不语,他知道,自己大哥这么做必有他的理由,若他不想说,他不会问。

只有小情最是惑然,而且边续两晚,阿铁都是逛至天亮才回家,人也疲倦不堪。

所以,就在第三晚,小情终忍不住偷偷跟在他的身后,她想瞧瞧,究竟阿铁每晚去干些什么?

她终于远远的看见了阿铁在干什么,她登时默住了。

那是一个令人不愿相信、不忍相信的事实!

第四天丝竟还是来临,小情一直担忧的事情,也该到了发生的时候。

又是黄昏,阿铁与阿黑家之时,小情正又在中忙着烧菜弄饭。换了平时,的油烟总令她满头大汗,喘不过气,可是此刻油烟虽仍一弥漫,她没有感到透不气,也滑丝毫表情。

是否,她正为那件事情将降临而后担心?抑或——好为得知阿铁夜间所干的事而木无表情?

她还刻,当她第一天遇见杂铁与阿黑时,原来已是一个月前的黄昏。

一个月说长不长,然而在这短短的三十天,她感受到徐妈的,她也感受到阿铁为弟弟所做每一件事的苦心。她,本来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来,最后反而犹豫了。

她只是一直木无表情一烧着菜,无语。

就在她想得人神之际,倏地,有人从后拍她的肩。

不用回头也可知道,只因为她一直深藏不露的功力,是阿铁!

阿铁笑道:“有,看我给你带来什么?”

小情没有回头,依旧在烧菜。

“为什么不说话?小情,快回头看看吧!”阿铁见她默无反应,惟有以手扳转她的身子,着把手中之物放到她的手上,道:“瞧!漂不漂亮?”

是一双谈绿的玉镯。寻函数绿,是一种令人感到万念俱灰的绿。

这双玉虽然并不名贵,平平无奇,然而以阿铁不支的工钱,根本便没可能买一双纵是便宜的玉镯。

小情仍是木然,阿铁道:

“嗯,准是看得呆了?不过别要太早高兴,这双玉镯并不是给你的,而是送给娘亲的。”

小情没有诧异,阿铁道出他的计划:

“今天是娘订的生辰。娘亲向来都不喜欢任何人说,也不喜欢庆祝什么。只是小情,我希望你今日能为娘亲庆祝。”

阿铁说时定定的看着小情,道:

“只要你一会在吃饭时把这双镯送给娘亲,并说是经你仅有的发换回来的;娘亲一定会感到流涕。阿黑向来很孝敬娘亲,他见娘开心,便定会对你改观……”

好一个处心积虑、用心良苦的计划!然而小情听后如旧了无反应,半响才道:“阿铁大哥,这三日来,你身上都有一种异味。”

阿铁把袖子放到鼻子一嗅,搔着后脑笑道:

“是吗?怎么我自己不觉的?”

小情平静的道:“阿铁大哥,挑的滋味并不好受吧?”

阿铁闻言面色一阵铁青,心中一沉,愕然道:

“你……你知道了?”

小情黯然道:

“阿铁大哥,为了……我与阿黑,你竟然不辞劳苦,撤夜不眠,挑赚钱买来这双玉镯,难道……我一点也不感到太过委屈自己?你……你这样做又是……何苦?”

阿铁心意聚遭揭破,霎时间不知所措,惟仍强颜笑道:“不则情,别要……这样说!挑……也是正当的工作,我……一点也不感到委屈自己,相反,这是……我……”

“这是我心甘情愿的,与人无尤。”他说着一手紧握小情的手,恳求道:“小情,我求你,为了……阿黑,也为了你自己,你就……把这双玉手镯交给娘订吧!”

他握着小情的手仍很温暖,宵在太温暖。

小情痴痴的眸看着他的脸,另一双拿着玉镯的手在一面颤抖。在这之前,她根本无法明白怎样才配称为“人”;如今她最后明白了。“人”,本应要像阿铁那样。

这样的人,若遇上什么不测,便实在太可惜了……

只是,谁会令他遇上不测?

在她不可告人的目的中,真正的步惊云当然为会有任何危险,然而另外一个不是步惊云的步惊云,处境……相当堪。

她的心犹在不住挣扎,波涛起伏,终于,她决定了。但见她澄清的眸子徐徐泛起泪光,隔了片刻,方才轻轻叹了一声,道:“好……吧,阿铁大哥,我……就依你的说话办。”

“真的?”阿铁异常感游激:

“那我先出去了,记着你应承我的事。”说着步出厨外:小情幽幽瞥着阿铁背影,两行热泪,猝然沿着面颊落到她手中的玉镯上。

各为了何故,有生以来第一次这样的哀伤。

“你,哭了。”窗外,翟地又传来那个神秘的声音。

小情抹了抹眼泪,故作中的道:

“可是你将要去干的事,支了与我很有关连。”神秘声音又道:小情摇首:“我想罢手不干。”

“你疯了?你阅然为了这些俗不堪的凡夫俗子……”

小情没给神必音把话说完,斗地奋力摇头,忿然道:“不!他们一点也不!徐妈待我很好!他两兄弟也很好!他们更可以为对方干任何事!他们才配称为‘人’!我们全都不是!”

说到这里,小情霍地端起碟刚刚弄好的青菜,气冲冲走了出去。

当小情把菜端到桌子上时,她仍是木无表情的。

小情眼见徐妈如此关怀自己,眼眶也红了起来,瞟了瞟阿铁,阿铁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依适才大家议定的去办。

小情却毫无反应,此时阿黑已夹了一口菜,刚要把菜放到口中,小情突然以竹格着阿黑的快子,不让他把菜下去,然后道:“阿黑,请你先别吃菜,容我说一些话。”

阿黑默默的看着她,终于把菜放下,阿铁与徐妈也很好奇,不知她想说些什么。

小情转脸瞄着徐妈,问:

“婆婆,今天是你的生辰?”

“你……怎会知道的?”徐妈极诧异,一望阿铁与阿黑,心想定是他俩握的。

小情惨笑道:

“我什么都知道,我是你们当中,知道……最多的我。”

“今日,既然是婆婆的生辰,不若,就让我为婆婆说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徐妈也感到兴趣了。

小情并未即时回答,只从怀中取出一双王镯放到桌上,那是阿铁给她的玉镯。

徐妈赞叹道:“这玉镯很不错。小情,你从哪儿得来的?”

小情紧紧看着阿铁,接着才侧脸对徐妈道:

“婆婆,今日,我就是要为你说,关于这双玉镯的故事。”

阿铁闻言双眉一皱,心想……小情,你到底要干什么?

然而小情已瞧着眼地双玉镯,无限希的道来:

“五年之前,乐山一带……出现一个唤步惊云的少年,他为救一无人能救的无依小童,奋不顾身的接住洪水,好孩子们能逃过大难。”

“步惊云?那不是你夫家的名字?”徐妈错愕问。

“婆婆,你的下便会明白的了。”小情浅浅一笑,继续说下去:“可是,他从能救得那班孩子,自己却给洪水冲至失忆了,而后来亦为一白衣少女所救。白衣少女敬重步惊云为救孩子不顾性命和高兴,对他,一直念念不忘……”

可惜,白衣少女在步惊云前必须要走,其时亦有一青衣妇人与少女一起救步惊云。

白衣少女其实是一个身份极为尊贵的人,她绝不能对任何人动情,然而青衣妇人眼见她瞧着那种依依的眼神,心知白衣沙女总有一大会去找他,于是青衣妇人为防她认出他,想出一个妙计……

“哦?什么妙计?”徐妈像是完全被这故事引不由自主的问。

“她知道步惊云已经失忆,逐从民间找来一个失忆的少年。她为这少年戴上一个唤作‘天地无缝’的面具。这个面具,令他看来和步惊云一模一样,且还会随着时日而演就变成步惊云长大的模样,跟着,青衣妇人便安排这个什么也不知情的少年,于街头与真的步惊云相遇,也是合该有事,二人一见如故,顿成莫逆兄弟……”

阿铁与阿黑听到这里互望一眼,双主均到愈来愈不到劲了。

“后来,这两兄弟亦给一个好心的寡妇收养,三母子本可安居下来。可惜五年之后,白衣少女终于长到步惊云的行踪,却发现,竟然有两个他……”

“不过有两个他也不打紧,五年来她太思念他当年的情操了,她一定要找出谁是步惊云。为了他,她合弃了自己尊贵的身份,背叛了和她一道的人……”

阿铁看来也开始明白到底是什么一回事了,他突然叹了口气,替她说下去:“跟着,她便乔装为一寻亲不遇的孤女,混进家人中,好寻出谁是步惊云?”

小情看着他,又看了看阿黑,惭愧道:

“对不起,阿铁,你猜错了。”阿铁当场一怔,小情测然道:“真相。比你所想的还要险恶,因为我并没有寻心中所爱而牺牲那样伟大……”

“我并不是那个白衣少女!”

阿铁与徐妈怔怔的瞪着她,甚至阿黑也不由得要看她了。

她不是那个白衣少女?那她到底是谁,

小情别过脸不敢直视他们,说下去:

“不幸地,白衣少女背叛之事,居然给与她同道的两个人愉听了。而白衣少女不知因何缘由,居然没有及时往寻步惊云。与他同道的那两人本是一男一女,男长女幼,为着邀功,逐由那个年轻的女子扮作孤女,混进那家人中……”

“这女的甚懂演戏,一直扮作一个乖巧的女孩,甚得那寡妇及其中一个步惊云欢心,而她亦估计真正步惊云,可能是较冷静另一个,只因真正的步惊云,本来便冷若寒霜。于是她时常注意他,想不到却给他的大哥误会了,以为她喜欢他……”

阿铁脸上一红,却原来,他一直都猜错了。真正一厢情愿的原来只有他。

“这个一心为了弟弟想的大哥,为要弟弟对孤女改观,便买下这双玉镯子……”

小情说着指了指桌上的玉镯:

“他把它交给女孩,千叮万嘱她把玉镯送给正值生辰的娘亲,好使老人家感动开心,以令其弟对这女孩改观……”小情说到这里,一直久久不语的阿黑蓦地木然的问:“只是,他的大哥穷得很,怎有余钱买这双玉镯子?”

小情凝视阿黑,道:

“你真的想知道?”

阿黑点头,小情逐轻轻叹道:

“很好,你总算不如外表般冷,你总算是个人,也不在你大哥共你一场兄弟的情谊了……”小情说着斜视阿铁,看他的反应。

“你,还没有告诉我。”阿黑提醒她。

“昨夜,假如你到村里的坑里,你一定会发觉他在挑。”她轻描淡写,但此语一出,向来难以动容的阿黑上陡地色变,浑身一震,转脸回望阿铁。

阿铁低首无语,不敢看他,活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终于给父母揭发。

“大哥……”阿黑首次如此脸如死灰,他平素已不大说话如今更不知该说什么。

然而,一说话,一切感激已尽在不言之中,顷刻,周遭一片沉默。

“故事,还没有说完,请耐心鼓舞我说下去……”小情蓦然在满屋沉默中发出寂寞的声音。

“这个女子,为要毫不张扬地找出步惊云,好把他静静带回去向最高级的邀功,于是不断留意那个冰冷的弟弟外,且还用了一个方法……”

“什么……方法?”徐妈愈来愈震惊,她一生也未想过会有这样的故事。

“一个很阴毒的方法……”小情道:

“就是以一种慢性的奇毒来破那张‘天衣无缝’便会因药中毒性而腐烂,那个假的步惊云亦会因脸烂而死……”

“那个女子开始时是一意孤行,她抢着为那寡妇弄饭,在每碟菜中均下了奇毒,米饭则没有,故此,她一直都不吃菜,只吃饭……”小情说着一瞄徐妈与阿铁,道:“可笑的是,却给这家人误会,还以为她不忍心分薄他们所吃,对她更爱护了。”

徐妈铁两面相觑,看来真相已经水落石出,虽然惨不忍睹,椎阿铁坚持道:“可是,至少,那女孩并不如她自己所想般阴险。在最后的一天,最后的一刻,她并没有把最后那碟菜给我们吃,也说出所有真相。她,已经找回了她真正的心……”

小情乍闻阿铁此语,不禁回首向他深深一望。

她知道他这句话是为了答谢她,她的眼睛,定定的,定定的,摹然流下两行眼泪。

“阿铁,你……真是……一个……好心……的男……人……”说着,喉头一阵硬咽,终也泣不成声。

阿铁无限怜惜的瞧着她,轻拍的肩,道:

“小情,对不起,相信你今日这样做,也必须……付出不菲代价……”

就在此时,赫听一个冷冷的声音道:

“说得对!她本来身为追随我的二神官,却反过来背叛我,我不会给她好过的!”

阿铁。徐妈,小情齐齐回头一望,赫见一个满脸油彩的长袍男人已掠了进来。

小情甫见此人进来,登时奋不顾身护在阿铁等人跟前,道:“大神官,别要乱来!”

大神官?原来此人是大神官?他就是一直与小情说话的神秘声音?但见他冷笑道:“嘿,二神官,你法此时还执迷为悟,护着他们,是活得不耐烦哪!快滚开!你已破坏了我的一盘计划,幸好我如今不用你也能找出谁是步惊云!”

“什么?你怎会知道谁是步惊云?”小情震地问。

“真正的步惊云,是有名的不哭死神,绝对不会流下半滴眼泪,可是你看清楚他俩听罢适才你的故事后,谁,已在流泪?”

小情赶紧回首一瞥阿铁兄弟。第一眼,她就瞧见仍默默在桌旁的阿黑,本来平静无波的双目下,赫然下两行眼泪。

那是为阿铁所干而流眼泪。

她很吃惊,最冷的阿黑居然流泪,那……那阿铁……

阿铁便是真正的——

步惊云?

隆!晴天霹历!阿铁也不敢相信自己没有眼泪,他不敢相信自己是步惊云!

他瞪着眼,摇着头,一步一步的向后退:

“怎会?我……怎会是步惊云?”他无法相信,无法相信一切祸端因他而起。

想不到最后竟以这方法才能区分谁是步惊云!

大神官狞笑着对小情道:

“二神官,为了遵守神要我们尽量不能骚扰人间的规矩,我本想利用你的毒静静把步惊云找出,再带他回去当活生生的人证来邀功,可惜,今站不能不用武力了。”语音方歇,大神官已刻不容缓,霍地中前一疾攫阿铁,谁料小情纵身一格,顿将格开。大神官怒道:“呸!你还想阻我?以你道行仅配当我的随从,别妄想阻我!”

小情面无畏色的道:

“只在我尚余一分力,我也不许你拆散他们大好家庭!”

大神官冷酷一笑:

“是吗?那就受死吧!”说罢挥掌便向其攻去,掌快而狠,小情逼得亦挺硬挡。然而她功力明显较大神官低出大多,“彭彭彭”的接了三掌,已感不支。

就在她内气不机之际,大神官霍地一掌横挥,猛拍向好脸门,她自知自己的掌绝没有这样的速度,这样强的力量可挡得了!

她死定了!

千钧一发间,大神不知何故掌势一偏,转在她脸旁的墙上,“隆”然一声巨响,整堵墙顿给他一掌,好骇人的功力!若是在人身上,肯定死无全尸!

大神官所以出手失误,只因他竟然给人从后腰抱住,谁?谁敢不顾生死这样?

是徐妈!

只见徐妈拼命抱着大神官的腰,放声大叫:

“小情!快带阿铁他们走!”爱子心切之情表露无遣。

“婆婆!别要这样!”小情尖叫,因她知道徐妈根本阻不了大神官,她早知后果!

可是,她还未及前抢救徐妈,大神官已冷冷吐出二字:“废物!”接着泅掌狠狠朝徐妈天灵一拍,徐妈脑脑袋赫然传出一阵“喀勒”的碎骨响声,她的一双老目更登时睁得老大,绝望地看着两个儿子,定睛不转:“阿……铁,阿……黑,别……理……娘……亲,快……走……”

话犹未毕,徐妈已颓然气绝,半盲的双目终于闭上:因她已尽后的一分力救了回头是岸的小情,尽了最后一口气对两个儿子说出慈母孤苦一生的最后一声叮咛——一走!

可怜的徐妈,没有享得多少福,陡地飞来横祸,已当场给活活打死了!

“滚!”大神官又猛地吆喝一声,身上气立把徐妈的尸首震飞。劲力澎劲无匹,徐妈尸首辰得穿墙而出,跌到湖中,“娘亲!”阿黑与阿铁惊见养育自己多年的娘亲惨死,方才如梦初醒,惊呼呐喊!

只是呐喊根本无补于事,徐妈已永不能再蹲着伶仃的身子在门外等他俩回家!

两兄弟一时间怒不可遏,忿然搂向大神官!

是的!他们要为娘亲报仇,特别是她并非他俩亲生的娘亲!他们更要!

小情急忙大叫:

“阿铁!阿黑!别冲动!”

不错!阿黑的身手太过寻常微未,阿铁犹不懂使用当年步惊云的力量,他俩绝对不宜冲动!

可是,可以劝得了吗?

二人已经怨愤填膺,奋不顾身的地搂至大神官跟前五尺。

大神官狞笑一声,道:

“好!惹得老子狠了,我索性就带步惊云的死尸回去吧!”

说罢双掌齐出,掌心赤红如火,足见已催运十成功力,猛向迎上来的阿铁二人心坎重重去。

“阿铁!阿黑!”小情拼命高呼。

徐妈适才曾舍身救她,她绝对不能让她两个儿子如此死掉!

她要报徐妈视她如亲女儿的情,她更要谢阿铁对怜惜,知遇之恩!

眼看二人即将被心肺击碎,遽地,小情银牙狠咬,咬至她鲜红的朱唇亦进裂出血!

她不顾一切地豁了出去,为义为情为恩为已,不假思索挺身一纵!

“彭”一声,大神官两道力贯千斤的掌,排山倒海地全在一个人身上!

只因生死一发之间,也像徐妈一样舍弃了自己宝贵的生命,挡在二人身前,她要为他两兄弟捱此两掌!

巨响过后,血,顷刻自她给破的背门激射而出,俨如两道血箭在阿铁与阿黑脸上!

那是小情和血!殷红的悲绝女儿红!

“小情”阿铁狂喊,抢前欲要扶她;然而有中掌事仍未即时倒下,相反一双手竟鼓足最后一分力紧抓大神官两条手臂;却原来大神官双掌已赫然进她的体内,且给她牢牢挟着,两掌一时间嵌在里面,抽手不得!

“贱人,快放手!”大神官平生首次被制,狂怒叱喝。

小情当不会听他,只是仍死命捉紧他双手,她虚弱地回首一望阿铁与阿黑,道:“你们……快……走……”

一直不语的阿黑眼见她鲜血淋漓,濒临死地,忽而热泪盈眶,激动地道:“不!我们不走!要死,便一起死!”

但见向来冷冷的阿黑居然为自己如斯激动,小情沿着血丝的嘴角微微一笑,惨笑道:“阿……黑,其……实,你……心,我……一直都……很……明……白……”

明白?她究竟明白什么?到了这个田地,她还要说些什么?

“你……是为了……你……大哥……才会……对我……那……样……冷……吧?”

“不错,我……认为,大哥……更有资格配你。”

啊!

阿铁的心头一寸寸的向下沉,猝地,他什么也明白了·难怪小情生病那晚,阿黑也站在门外,可能他也像阿铁一样撤夜不眠。阿黑一直不会流露半分感情,只是为了阿铁,不!是为了阿铁当年抢给他吃的那狗饭!

小情己气若游丝,而心中仍有一些话不能不说,她拼尽气力再道:“阿……铁,阿……黑,谢……谢你们……两兄弟……教……我……明白……什么……才是……人……”

说到这里,她已喘息不绝,此时大神官亦拼命欲挣脱她的制肘,但她仍坚持下去:“可惜……我……只是……一个……无……药可救……的……坏……女……人,我……根本……配……不起……您……们……”言毕,小情濒死的脸上无限卑微,一眸了也濡湿起来。

“不,小情,你……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你……配得起任何人!”阿铁侧然道。

小情乍闻阿铁此语,浑身虽然痛苦,却仍甜甜一笑,那是由心笑出来的甜意,也许,已是她今生惟一的一丝甜笑,她最终鼓起一口气,吐出她毕生一个微未的心愿:“阿铁……大哥,谢谢……您……一直……视……我……如……亲……妹……子……般……爱护,就……让……小……情……在……临……死……前……再……唤……您……一……声……”

“阿……铁……大……哥……”

“阿铁大哥”四字一歇,小情紧捉大神官的双手登时一松,当场芳魂寸断。

她的双眸仍大望着阿铁,虽是死不瞑目,惟像是十分满足似的。只因,她今天干了一件她最乐意的事,就是为了自己深爱的男人而死。

不错,阿铁是她深爱的男人,她在濒死前一刻已自我肯定了,但她至死都没有告诉阿铁,仅拼着最后一口气唤他一声“阿铁大哥”,能够当人的妹子,已是无限幸福。

既然自己也要死了,何苦还要累他徒增额外的哀伤?惟愿今后他能平安的活下去,就让绵绵此心,永埋在冰冷的身体内,永埋在西湖的无边风月中,默默的祝福他……

“小情!”阿铁与阿黑齐齐惊呼,可是时间已不容许他俩上前拥抱她哀伤痛哭,因为就在小情双手松之际,大神官双掌顿失制肘,他旋即暴喝一声:“贱人!”接着双掌发劲,“彭”的一声,小情尸首赫然给他的澎掌劲至支破碎,伴着她那颗悔过恨晚的心化作浓浓血雾,死无全尸!

“小情!”阿铁与阿黑在此瞬间根本毫无叛断余地,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太惨烈了!

而且与此同时,两双巨掌已从浓浓血雾中向两攻击,是大神官的毒掌!

“彭彭”两声,两人胸膛遭重击,这两掌极为雄浑,二人中掌后身形顿给至向后倒飞屋外。

好可怕的两掌!阿铁强忍身心痛楚,正想拼命扶阿黑起来一起走,才发觉这两掌的掌劲竟是异常邪异,掌劲犹在体内游,不断向当中的五脏六俯冲击……

“啊……”剧痛难当,两兄弟再难支掌。登时在地上痛苦翻滚、呻吟。

此时大神官已施施然步出屋外,神态悠然的道:

“怎么样?我的‘触元空’掌滋味如何?很好受,是不是。哈哈……”

大神官纵声狂笑,阿铁与阿黑七窃己在流血,狠狠的瞪着大神官,说不出半句话。

“我的‘触心元空’打进体内余劲会不住的在你们腹内反复攻击,直至你们内脏全被击碎,便会内伤而死……”

“这样吧!就让我再瞧清楚谁是没有泪痕的步惊云,然后再把另那个假的一掌了结,让他死得舒服畅快吧!哈哈!……”

大神官说罢一手提起他俩其中一个,正待要瞧个清楚,霍地,身后传来一个温柔无比的声音,道:“我……来迟了。”

是的!她来迟了,来得太迟了!

大神官乍闻她的声音,顿时慌忙回头一望,赫见一身白衣的她,一双眼睛正看着遍地小情支离破碎的血肉和她的卑微的泪,“她”.居然为她流下了两行痛惜的泪。

阿铁与阿黑已痛得开始迷湖起来,他们只是依稀看见,她是一条白色的人影。

她犹在无限惋惜的道:

“我……虽已决定来找他,可是一直也没勇气前来;犹豫了整个月,终于能鼓起勇气了,可惜……唉……”

是的!尽管多强的人,一旦遇上一个情字,总会不知所措,缺乏勇气面对,更何况可是想不到她的迟来,却换来这样一渗绝人寰的悲剧……

她很内疚,她必须为这次悲剧寻个了断,她一步步的逼近大神官。

“你……你别乱来,否则,我回去告诉神!”适才作威作福的大神官此际居然露出极度惶恐之色,一步一步的向后退,在她面前,他竟然变得低能,仅懂利用神来吓赫她?

那只因为,他太清楚她那股可怕的力量,那股绝世的力量!

白衣少女似乎已不再忌神了,她只是哀伤的道:

“乱来的是你,你,绝对应该受到惩罚。”说话同时,粉脸轻侧,两行泪竟从脸上飞掉于半空中,她不慌不忙提指轻弹,便把自己其中一行泪直弹向大神官。

眼泪,是天下美女们的武器,不过在她指上,她使作得更好,特别是这个悲伤的时候……

泪,如剑,情人的剑!

她竟可化泪为剑,剑快如电,疾射向大神官的眉心!

太快了!快得任何人也无从闪避!

这个刚才无比利害霸道的大神官,此时进像个动作缓慢的白痴儿,他根本避不了这一剑,他仅能及时微微把剑一侧!

“嘱”的一声!泪剑穿过他的左目,直破他的脑后而出。

好骇人的武功!不!这简直不是武功!是妖法!

“移天神诀?”大神官惨历地怪叫一声,第一时间己提着手上其中一个昏沉的步惊云发狂逃走,因为他知道无论多痛也要逃,他绝不能给她再发第二剑,否则必死无疑白衣少女正欲追上,突闻昏躺地上的那个步惊云背苦呻吟,连忙上前察看,赫见他浑身大汗淋漓,气息衰竭,快将气绝,私下不由一惊,旋即一掌抵往他的气门,猛将自己体内的真气源源输给他……

只是这个他,紧闭的双目下可有两行未干的泪痕?

密林这内,一条人影正在发足飞奔,鲜红的血,不断从其后脑溢出,随风飞扬。

他正是那个大神官!

原来他自知绝对不敌,惟有先逃再说;然而走至半途,他忽然朝自己手中的那个不知是否真的步惊云脸上一瞥,登时心中一沉,急忖:“啊!泪痕?我……手上的,并不是真的步惊云?”

正自懊恼自己最后闪功尽废,摹地满是油彩的脸又崭现一丝异常残忍的笑意,自言自语道:“嘿嘿,不过这又有何干?只要我手中的这个尚存一丝气息,我就可以好好的利用他……”

他说着一边飞驰一边仰天狞笑,道:

“步惊云啊!你就走着瞧!看看我怎样把你这个情如手足的弟救活过来,跟着我要你俩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以报我今日废目这仇,哈哈……”

带着恐怖而邪恶的狞笑声,他终于绝尘而去。

徐妈的尸首,一直随水飘浮,最后飘至断桥之畔。

那里,早已有一个男人背负双手,也痛着断桥,候着。

从是如此,他还是可以听见徐妈尸首飘至断桥时给堤岸搁住的声音,他沉声道:“我俩的任务完成了。”

周遭并无别人,仅得徐妈的尸首,难道他是向死去的徐妈说话?

但听桥畔传来答话之声:

“不错,守护了五年,终于可经功成身退。”

惟?谁在答话?难道,真的是徐妈的尸体?

真是是徐妈的尸体!

赫见徐妈的实体竟然在堤边站了起来,身上滴水不沾,缓缓的向那个男人步去。

啊!她原来还没有死!

但见徐妈一双本来半盲的老目此际居然精光炯炯,她道:“大神官那家伙,内力倒是增进了不少,不过以他微未道行根本不足以击碎我的天灵,幸好也没有误了我们的大事。”

那男人犹是未有转身,道:

“不过似乎她的进境,却出乎你我意料之外,也许她已不比你我逊色。”

他俩口中的她,可是救了阿铁的白衣少女?

徐妈诡序地笑了笑,道:

“她道行再高亦不足为患,她根本不会想到徐妈并非徐妈。”

“那亦难怪,谁都不会知道,真正的徐妈,已于五年多前因捱不了孤苦的生活,早已投湖自尽,尸沉湖理了。”那男人道。

“人间真是满怖疾苦,若非要履行‘神’的计划,我也不会扮作徐妈五年。事实上,老百姓的生活倒是穷苦……”

“神”的计划?什么是“神”的计划?

这两个人原来是和神母。神官们一颗的?惟他俩似乎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看来为个任务极为重要,否则就不会连神官们,以及“她”也无法知道。

那男人道:“如今,扶育、监视。观察步惊云的任务已完,你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吧?”

“本来是的,只是如今步惊云给‘她’救了,不知会发生什么?”

“这已经并非我俩的事了,我俩只负责监视步惊云五年而已。至于‘她’……”

那男人说到这里,斗然“唉”的长叹一声,道:

“她既选了步惊云,我们也阻不了,希望神知道此事后,不会对她重罚吧!”

“可是,步惊云是‘神’所挑的人,否则我俩也不用五年来都视他了,她这样做,必须付出不菲代价。”

什么,步惊云是神所挑的人?那个神,挑他来干什么?

“我们无能为力。”那男人道。

“这也是!我们一直无法左右‘神’的旨意。即使有时候,他的旨意是错的。”

“别要乱说话,任务既成,我们还是尽快速离开这里吧!”

那男人说罢转身看着假徐妈,他终于回头。

啊!他是……

但见他一脸皱纹,头发也全都掉光了,仅余下那光秃秃的头。

他竟是那个为孩子们说故事的——许伯!

原来他居于这里,也仅为与徐妈一起监视步惊云。他真正的身分到底是谁?

假徐妈有点然的道:

“走总是要走的,只是……”她猝地回首看着那个方向,那曾是她家所在的地方。

“你不舍得那间屋?”

假徐妈摇首道:

“不,我只拾不得人……”

许伯面色一变,问:

“你……对他俩动了真情?”

“嗯,他俩确是一双最理想的儿子,我今生也不会忘记他俩放在我粥内的两片肉,和那两颗至孝的心,当时我的眼泪也是真的……”她说着双目竟然又濡湿起来。

“即使如此;一直也完结了,我俩还是走吧!”许伯叹道。

假徐妈无奈的点了点头,便跟着一起离去。

然而她最后仍是依依地回首远眺那曾是家的地方,黯然道:“孩子,虽然娘也不知‘神’挑你来干什么?只是……你新的旅途将要开始了……”

“娘在你的心中虽然死了,但……”

“孩子,别在灰心……”

她终于与他消失于西湖的浓雾中。她到底是谁?

时间仿佛过了很久,究竟有多久呢?阿铁早已不懂计算,他只是于昏迷之间,迷迷糊糊的听见两个女子在对话:“不错,他脸上并没有天衣无缝,他正是步惊云,只是,你真的要救他?”

“神母,若非我一时动了凡心想去找他,便不会遵致大神官欲把她献给神,他的娘便不用死,他的弟弟也不用被擒,二神官也不用死无全尸,我绝对不能置他不顾。”

“但你可知道,如今大神官想必已带着他弟弟回去见神,你妄动凡之事神即将知道,只要你现在对他撤手不理,或许,神便不会相信大神官而对你重罚……”

“不,已经……太迟了,我早已决定一生都跟随他,来补偿我的罪过。”

“你……疯了,你可知道……这样做不单会受神的重罚,还会死……”

“神母,我早说过……只要一生能活得有意义,死,又何妨?”

“唉……”

“神母,你……哭了?”

“我……没有哭,只是……沙尘掉进眼内……”

“神母,谢谢您……”

“为何……谢我?”

“你明白的。”

“嘿,另要……太早言谢,若神真的因你所作而震怒,命我杀你,届时候,我亦下会留情,也不会流泪的……”

“无论如何,可以谢时总算谢了,交,也许我……根本没有将来。”

“你最大的缺点是多请,可知道,‘情’是一种令人‘元气大伤’的游戏,即使是豪气盖世的英雄,一旦动情,也会心力交瘁!”“不过往情,也是一直支持我活下去的惟一希望。生命太长,无事可做,好也要追寻心中梦想,真真正正的活一次,那怕最后……粉身碎骨!”

“那……好吧!我也无话可说;情,到底是条不归路;你……要……多多保重!唉……”

“嗖”的一声,阿铁依稀听到这里,脑海又渐迷糊起来,他又再次昏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总算回复了少许知觉,然而仍无足够的力量睁开眼睛。

他只感到一双掌正在抵着自己的背门,两道奇异的力量正源源不断地向他体内贯输,令他甚觉受用。

只是他伤得实在太重,两股力量虽浩无边,惟仍填不满他体内所受的创伤,不消一会,阿铁又感到不继,昏了过去。

这一次,输进来的力量更为强大,显见以掌抵他背门的人已经拼尽了全力,一定要把他从死亡边缘救活过来。

是谁这样坚决要救他呢?是推力救他而不惜豁尽了全身功力?

是谁每日温柔细心地为他拭汗?从不问断?

阿铁虽仍昏迷,惟在迷糊之间,也会这样的想。

可是,阿铁一直无法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终于被救洁过来,也渐渐恢复气力。

他缓缓的张开眼睛,第一眼,只见周遭异常昏暗,他以身的,究竟是什么地方?

接着,他的目光缓缓流转,终于看见了正静静坐于一角的她!

她,此刻正前他而坐,一身素白衣,阿铁虽瞧不见她的容貌,惟从她的背影也感到,她犹如一座最完美、最美丽的雕像。

可惜,最完美的东西,往往都只能给世人欣赏,甚至妒忌。并不能捉摸。

也许正因如此,她整个人看来竟与人间一切悲欢离合无缘。

不单无缘,而且她半生所受的束缚双常人还要多,可说是身不由已。

故她只有一个微未的心愿,就是希望从今开始,她可以吸食人间烟火,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

喜欢自己喜欢的人!

“你,醒过来了?”她并未回头便可听见阿铁张开眼镜和转动眼珠的声音,异常惊人:阿铁强鼓一口气,虚弱地间:“你……是……谁?”

她轻轻的答道:

“我是一个曾在五年前,见过真正的你的人。”

她说着缓缓回过头来,继续道:

“我叫——”

“白素贞。”

白素贞,她……怎会是——白素贞?

此语一出,阿铁当场脸色陡变。

而是因为,他自己看见了她的脸。

怎么可能?

世上怎么可能有一双这样的眼睛?

阿铁看见了一双美丽的眼睛。

一双也许已是世上最美丽的眼睛!

与此同时,在神州遥远彼方的在下会内……

他,正为“他”说了一个家传户晓的传说。

他,是处心积虑要吞武林的枭雄,五年后的他虽已两鬓微白,然而反令其更少威议,一脸霸者之气表露无遣。

“他”,经历了五年冗长的岁月,令“他”那满脸的稚气早已蜕就为一脸俊朗。

五年对步惊云的怀念,更令如今仅得十六岁的“他”,外表看业比实际年纪还要成熟,还要冷静。五年前的一幕,对“他”仿佛仅是遥远的昨天。

惟一不变的,是“他”那头长发,飘逸如昔,从然无风亦可自动,只因为如今“他”的功力已大进,深不可测;进境已不在任何人意料之内。

不!应该说,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真正的实力!

五年了!“他”虽历尽无数的任务,每次也仅伤人而不杀人,因此从没有人能够知道,若“他”真的要杀人的话,“他”的实力将是何等境界?

“他”默默听罢他所说的整个传说,不禁眉头轻皱,问:“哦?你说那个白蛇的传说并不是真的?”

“不错,一切传说都是论传,所谓蛇妖幻化的白素贞,其实都是假的;白素贞只是一百年前一个神秘宗派的超级高手。”

“超级高手?”

“嗯,绝对的超级高手!极有可能,她已是一百年前的——天下第一!”

“不过,若白素贞真的是超级高手、那么,以那个荏弱的许仙,即使乘她不觉偷袭,也断不能把她制眼!”

“问题就在这里。据探子回报,这传说若真是假的话,那当年许仙收服白素贞、所谓集天地灵气的‘盂钵’,必定是一种非常利害的必杀武器!”

“必杀武器?”

“是的!这种武器,即使握在平凡的人手中,也足以收像白素贞这样的超级高手,故此,假若这武器落在武林高手上时,那人便会——天下无敌!”

“我如今终于明白为何你有如此闲精逸志对我说这个神话故事了。”

“寻找盂钵!”

夜虽浪漫,然而更多时候,还会令人打从心底冒涌一种不知因何而起、渺无止境的寒意。

而且在漫漫长夜当中,总会发生无数恐怖诡奇。难以想像的事。

就像今夜……

今夜的星光并不灿烂。

没有明月当空,也没有燃点人心希望的星宿,只有一重一重黑压压的乌云,吞蚀着混浊的人间。

茫茫天地,更如同抖开一层如迷雾般的黑纱!

风云》_第二部_搜神篇_第三章_众里寻他_转载于网络 - 文学作品阅读

首页

风云第二部_搜神篇_第三章_众里寻他

书籍
返回细体
20
返回经典模式参考起点小说手势
  • 传统模式
  • 经典模式